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步步高集团官网
网站首页 产品下载 市场分析 动态新闻 企业文化 客户反馈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下载 >  
骂战、造神充斥饭圈漩涡 追星女孩逃离后再不想归来-中
2021-10-04 08:16    来源: 未知      点击:

  7月31日,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北京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,当晚竟然有粉丝深夜赶到公安局探望,彼时大量粉丝依然心存那个“期待的真相”在各大平台控评;8月16日,犯罪嫌疑人吴亦凡被批准逮捕。尘埃落定后,有清醒脱粉的,也有依然坚挺的饭圈女孩来面对这个“无情的世界”。她们用别的说法来说服自己存在:“这些年,他从来没有对不起粉丝”“我们就是一群奇特且执拗的女孩”“这是我的青春,我因为追他而变好了”;当全网处理吴亦凡参演短视频190万条的消息传出,粉丝们调侃自己一夜回到“硬盘时代”,表示无论如何都要留住这些资源……

  7月份,张哲瀚被曝虚假单身人设,阿莹瞬间觉得“房子塌了”,痴迷的偶像怎么会是骗子呢?一张张“实锤”照片和截图迅速流传开来,粉丝辩解逐渐变得无力,“我被这件事情困扰了整整五六天,当时觉得可能跟男朋友分手也就是这种痛苦了。”阿莹慢慢接受了事实,她整理好心情之后,在7月29日发布了一个视频宣布“脱粉”,视频中,她声音沙哑地将那些“证据”和自己的心路历程一一摆出,没有激进的言论,提到最多的是希望偶像能够正面回应。没想到当天却收到了来自粉丝的威胁。

  追星女孩:逃离之后,再也不想归来

  为倒掉的偶像辩护:“我们就是一群奇特且执拗的女孩”

  今年2月份,网剧《山河令》让几位主演爆红,阿莹是剧粉入坑,剧中张哲瀚扮演的角色温柔强大,是个极富魅力的“美强惨”人设。“有一集他将易容卸掉,很好看,当时就被惊艳了一下。”阿莹开始搜索关于张哲瀚的过往:演技好、才艺多、为人低调,热爱打球但因为腿伤只能放弃,十年演员兢兢业业……搜索到的信息跟剧中那个人有许多相似之处,不知是不是角色滤镜的关系,阿莹顿时觉得这个身高超过180厘米的男明星“让人心生怜惜”。

  《山河令》收官后,4月7日,剧方在闲鱼上公开拍卖剧中人物的原版角色戏服,起价1元的戏服,吸引了超过百万人次围观,逾千人竞拍。拍卖截止时,剧中几乎所有戏服的价格均已超过两万,其中最吸引人的“温客行”的大红色长袍戏服成交价超过22万元,“周子舒”的蓝色套装也超过10万元。虽然官方称这一拍卖的款项将以“山河令全体粉丝”的名义捐赠公益项目用来支持非遗手工艺的传承和发展,但天价戏服足以看出粉丝的疯狂。

  8月13日,张哲瀚因参观靖国神社、拍照留念等不当行为伤害了国人感情,遭到无数网友的道德申斥。阿莹彻底死心了,她将买来的所有周边产品放在镜头下,一张张剪掉。将近18分钟的视频中,她说了很多,表示剪掉是怕二次贩卖会误导他人:“偶像周边处理,再也不见。”

  之后阿莹便开始找同好、加粉丝群,氪金追星、花钱打榜,大家一起追剧、一起讨论、一起嗑糖,当有人诋毁这部剧或者明星正主时,她也开始慢慢地加入刷屏、控评、“洗广场”的大军中。“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洗广场,只是有大粉说《陈情令》中有其他明星的粉丝侮辱他,所以要净化广场。”“洗广场”的具体做法就是在跟张哲瀚相关的词条下,发原创微博写夸奖他的内容、转发大粉发的投票、点赞各种大粉的留言、举报任何说他不好的话,把不好的言论压下去,“我只有一个号,发得不算多,有人会用七八个号反复干,废掉一个号再换另一个。”

  所谓的“流量明星”,如同过江之鲫。张哲瀚从爆红到消失,仅用了不到半年时间,像阿莹这样比较浅层的粉丝还能及时迷途知返。而在过去十年间一直人气很高的吴亦凡涉嫌犯罪后,面对铁一般的事实,他的粉丝们却没有很快全体“退潮”。记者探入吴亦凡某粉丝应援站、本土后援会、粉头大号以及大量粉丝的社交平台发现,虽然关于吴亦凡的很多词条消失了,但还有很多粉丝抱着恋恋不舍的心情,专家解析“隐私计算”四大技术路径 平台将使“数据不,继续流连往事。

  “我庆幸自己只是剧粉,沦陷不深。”面对谩骂和威胁,阿莹愤怒又无奈。她发给记者几张截图,内容是对脱粉者的口诛笔伐??“背叛者只有死”“脱粉回踩的人最恶心”刷屏评论区,肮脏词汇堆叠出来的下流骂战,挂出脱粉者的照片疯狂辱骂……难以想象这些恶言恶语的“诛杀”背后是年纪多大的孩子。

  除了“誓不脱粉”的决心,以及跟偶像一起“受难”的自我感动中,这些遗留粉丝依然在持续“饭圈”行为。8月17日,一位参演《青簪行》的非知名演员发了一条“八个月的辛苦,凉凉了”的微博,这位演员的微博粉丝数不过2万,日常转赞评跟普通人无异,却迅速遭到了吴亦凡粉丝的攻击,热评第一的评论指责他“蹭热度,落井下石,小心被鬼撞”,还提到去年的撕番大战,把该剧的女主角又骂了一遍。有些极端粉丝依然拉踩其他流量明星,抱着“我家被抄了,以后也有你们被抄家的日子”……各种各样的迷惑行为应接不暇。

  “我当时的群里有人光买PB就买了七八个站姐的,一套就要200元左右。”阿莹表示,站姐在粉圈中非常被拥簇,有的站姐通过贩卖PB甚至能赚百万。当记者问到有没有粉丝对定价产生质疑时,阿莹解释,有的站姐会以量取胜:“比如会出mini PB,一本15元,成本可能在5到8元,但是销量能达到两万,这样获利就很大。”

  8月30日,记者发现,吴亦凡曾经最大的应援站之一售卖周边产品,依然有一万多人购买。这些粉丝依然沉浸在飞蛾扑火、自我感动的脑补之中,付出的满溢情感在“同道中人”中得到了满足与反哺。她们的偶像已经倒掉,却仍在惯性中四处征伐。

  在新浪微博的“脱粉”话题广场上,每天都有人抒发着“心碎”的情绪,一段时间以来,该话题的阅读量已经超过30亿,大量“饭圈”女孩在这里发泄情绪、抱团取暖。阿莹也是千万个脱粉的饭圈女孩之一,接受采访时,她有些失落,但还是笃定地说:“混过一次就再也不想混了,太乌烟瘴气了。”

  殊不知,随着“饭圈”乱象整治专项活动开展以来,偏离轨道的“饭圈”只能向着没有星光的暗处漂浮而去。 【编辑:张燕玲】

  离开饭圈后,再回看这些经历,阿莹觉得很多粉丝其实是被PUA了,“大多数粉丝虽然是自愿消费,但跟大粉的引导煽动也脱不了干系。”??不买他的东西就不配喜欢、你的爱就这么廉价吗?在“氪金”等于“爱他”的魔咒下,明星杂志、代言的化妆品、洗衣液、咖啡杯、衣服都被一抢而空,同时还要为了榜上有名冲销量砸钱;黄牛更是在这种“氪金风潮”中发挥了十成功力,一个咖啡杯要500元,一件衣服要2200元,本来免费的生日会门票被炒到5000元……

  不花钱被鄙视:“你的爱就这么廉价吗”

  脱粉被谩骂:“背叛者只有死”

  “脱粉”之后,她的世界清净了很多。

  先是在评论区受到粉丝的辱骂,从视频内容到人,从自己到家人。他们认定视频内容是假的、是故意黑的“洗脑包”,阿莹将整理好的“证据”发给其中一名粉丝之后,对方开始劝她“要善良”“娱乐圈水深,你太玻璃心”,最后亮明身份表示自己是“组内人”,能跟工作室联系上,开始威胁她删视频:“他说要把我发的内容打包发给明星的工作室,让他们告我。明星要挂素人的话,网暴都是轻的。”当天晚上,工作室真的告了一个圈内知名的21岁氪金粉丝,让对方赔偿十几万元,阿莹害怕了,删掉视频哑火息声。

  骂战、消费、造神充斥“饭圈漩涡”

  齐鲁晚报?齐鲁壹点记者 李睿

  控评、骂战、刷数据只是动动键盘,对于粉丝来说,“氪金”才是爱的最高阶表现。当初追星时,阿莹也是实打实花过钱的,“有相关的代言产品我就会去买,因为觉得砸钱什么的应该是最直接显示出明星影响力的东西。追张哲瀚的时候,花了近三千元吧。”《山河令》演唱会票,各种站姐的Photo Book(简称PB,照片书,包含未公开的照片),网易云音乐打榜新歌,明信片、海报、玩偶等周边……阿莹表示,自己在粉圈中还算理智的那部分人,她加入的粉丝群里,消费比她高的比比皆是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
 推荐新闻
 酷图热图
 热点文章
Power by DedeCms